余墨

爱是第一原动力。

2018.01.19吃叽

第三场的时候,有一波打得特别激烈,前后干了好几轮架。
海棠松哥都gg了,就剩52阿越狗哥残血还离出毒圈很远。

伍贰:“跑一跑试试,谁有药吗我求个药,很关键。”
阿越:“有药有药我刚吃完,哇走走走,我全身紫装,2W1300分,但是,离圈,好远啊……”
伍贰:“给我丢个药我快扛不住了。”
阿越:“可以可以来来来,我很多紫装兄弟,我给你丢药。”
伍贰:“好好好,丢丢丢,我要紫戒指,紫腰带,紫武器……”

其实那时候阿越和晏殊一起跑,离二哥还很远。
狗哥还笑说再多紫装都没用,钱买不了命。
但我就是被莫名戳到了。

可能是因为明知道离得很远,他俩还是互相答应说“可以可以来来来”、“好好好丢丢丢”。
可能是因为二哥用少有的嘟嘟囔囔的语气。
仿佛撒娇撇着嘴说(哦???划掉……)我要这个要这个要那个。

在那样亡命天涯可能要gg的时候,在阿越面前,好像突然看到了二哥孩子气的一面。
其实二哥也是会依靠别人的。

莫名混乱不知道自己表达的什么!╯^╰

评论(4)

热度(38)